快三微信群

自媒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自媒体 > 我在下沉市场做自媒体:“暴富”童话如何破灭?

我在下沉市场做自媒体:“暴富”童话如何破灭?

  淄博,山东省中部一座平常的三线小城。化工产业曾经是这里的经济引擎。在工业逐渐没落、互联网大潮向这个小城袭来的时候,一些人抓住机会,摇身一变成了小城里最“时髦”的自媒体从业者。

  一部手机,一个支架,一条十分钟的视频就能得到高达20万的观看。

  有人因此赢得超越原有社会地位的财富,更多人因此看到新的发财机会。不管身处农村还是城市,只要能拍,就有人看。

  人人都想入场追逐财富,在小城里形成一个独特的自媒体江湖。江湖中,平台是流量的拥有者、规则的制定者;收益流向依然遵循着“二八定律”,头部的KOL和MCN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对于新手李铁来说,进入这个江湖如同开启一场饥饿游戏,他还处于食物链的中下端。要争夺的是流量、是观众的注意力,唯一的武器,是内容。

  换平台、尝试不同的内容,从图文到短视频,从团队拍摄到立人设,李铁用两年时间,在下沉市场的自媒体江湖闯荡,“暴富梦”逐渐破灭

李铁团队拍摄的纬编手艺人

李铁团队拍摄的纬编手艺人

  (以下是李铁的口述)

  01

  我的老家是山东淄博,一座已经落寞的工业地级市,也是被互联网时代称作下沉市场的地方。

  每当夜幕降临时,这里布满灰尘和污渍的夜市总是人声鼎沸,小镇青年挤在酒吧的霓虹灯下,挥霍着不到每月3000元的薪水。

  直至凌晨,酒吧街的路边还是停满了讨生活的出租车。司机打开车窗,吸着烟,强打起精神等着生意上门。

  此时的他们最愿意在App上打发时间。有的喜欢看直播和短视频,有的喜欢在头条看新闻。

  小镇青年的空闲时间,在有心人眼里,就是门生意。

图片来自Pexels

图片来自Pexels

  大学毕业之后,家里托关系给我在济南找了份国企的工作。我之前是学美术的,做建模,最后莫名其妙去了这家做垃圾发电的新能源公司。

  工作虽然稳定,但是国企也有让人受不了的地方。生活机械重复,大概做了五年左右,我辞职了。

  家里人并不理解这个选择,在他们眼里,或者说在这个城市所有人的眼里,只存在公务员、老师、银行职员、国企职工等工作。进了“围城”还选择辞职的人,是可耻的。

  安稳成了打在小城的标签,这或多或少会有不思进取的意思。我当时心里憋了口气,一点也不像30多岁的人。

  2018年年中,在家闲了三个月,我的高中同学应伟找到我。他听说山东滨州很多人做自媒体发了财。一个在下沉市场做内容的产品叫趣头条,受到县城人的欢迎。应伟在上面试水发了一些国外网站翻译过来的文章,有搞笑的,有讲健康的。无心插柳,一个月下来也赚了一千多块。

  他觉得这是个机会。

  我们听说过许多在下沉市场做自媒体一夜暴富的故事,但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个想法只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2017年的时候,自媒体正火热,BAT给大家发钱,头条也给大家发钱,各个平台都主打补贴,有的说10亿,有的说100亿。但其实你去真正的研究一下就知道,说来说去,收益无非就是包括流量分成和原创补贴。

  那时候下沉市场做自媒体,大家的套路都是靠流量分成。搞标题党和流量新闻,一般团队作战,像一个内容加工厂,本质上还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比方说一个员工一个月工资4000块钱,老板生产两个号,每个号平台补贴流量加起来可以有1万块钱,那他一个人就可以挣6000,他雇十个人就可以挣6万。

  所以那时候我们听到太多这种“在农村做自媒体月入十万”的童话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2018年中入场的我,拿到的一张迟来的船票——大潮已经退去。

  02

  下沉市场的草台班子想反攻北上广,那简直是白日做梦,特别是2018年下半年,自媒体的竞争已经很激烈。

  山东滨州是个自媒体集中的区域,我们听说好多人通过做自媒体开了公司,年入百万甚至千万。但是仔细打听才知道,他们靠的就是搬运、洗稿。

  2018年9月,我们开始做图文。那时候百家号补贴高、流量高,大家都在做百家号。但是做到年底,还没赚着几个钱的时候,百家号开始大批量限流。

  我们又换了平台,开始做企鹅号。开始流量还比较稳定,但是很快,企鹅号也出来新的政策,平台不再让做矩阵,再加上个人号的税太高了,要20%,根本赚不到钱。

  平台的规则也越来越严,比如企鹅号只要查到你的矩阵下有任何一个洗稿搬运的账号,那整个矩阵的收益它就只给你10%。一个滨州的朋友,一年收入200万,最后到手只有20万。一年白干了。

图片来自Pexels

图片来自Pexels

  当时趣头条刚好是新兴的平台,流量非常大,头条逐渐成了自媒体最大的阵地;我们最终决定把主要精力放在两个头条上。

  除了战地转换,我们意识到洗稿是一种无视知识版权和行业规范的灰色地带,而在平台内容和作者剧增下,和我一样大量涌入的作者很多没有媒体从业经历,对于版权没有清醒认识,日子最终也是长不了的

  我们能看出来,各个平台都在用不同的激励手段来鼓励原创。比如头条、趣头条,平台会用他们的标准去挑选好的内容,然后再做二次分发,这样很好的作者很容易被挑选出来。另外,对于重复搬运的作者,流量慢慢就不向他们倾斜了,平台的入驻门槛也是越来越高。

  这时候我们也意识到,不能把自媒体这个事儿当成个一夜暴富的手段,要做就做成长久的生意。

  后来我才知道滨州的很多公司都尝试做过原创,至少两个摄影师、一个编导、一个后期的配置,一天最多生产一条视频,不能批量产出,没有播放量,他们很快就放弃了。不下定决心在内容上趟出一条路,结果只能是不断烧钱,急功近利的团队没有生存的可能。

  这时候的我们,已经不再考虑短时间内赚钱的问题了。2019年初,我们决定自己组建拍摄团队,开始做原创。

  那时候三农的题材很火,一个重庆的朋友,带着我们一起在趣头条做三农。那时候大家还有新鲜感,拍点啥都爱看。

  比如我们找到一个种果树的,就拍他的种树心得。到季节了树要如何剪枝,大棚里的果树怎么养护,到了冬天怎么铺设暖气管道不能让花败掉。

  小城市的人看这些觉得就是自己身边的事儿,亲切;大城市也有人看,觉得新鲜。我那时候看后台数据,观众最多的两个地方就是我们山东本地和北京。

  但过了一段时间,做三农的人多了,内容也不再新鲜,三农的量很快也倒下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