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微信群

国际学校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国际学校 > 校长变主播 国际学校“云招生”速配度有多高

校长变主播 国际学校“云招生”速配度有多高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家长和(港股00001)学生的节奏。而对于国际学校的而言,家门不能出,学校不能探,展会办不了,招生成了头等难题。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截至3月4日,有超过40家以上的北京国际学校校长启动线上直播招生工作,通过各大视频平台和家长见面。然而,校长化身主播走到线上招生虽然是行业首次创新,但同样面临很多后续难题。对于动辄投资过百万的国际学校教育而言,了解学校的软硬件设施等仍急需通过传统信息渠道。

  线上集结抢夺生源

  每年3月是国际学校举办春季招生展会的旺季,然而受到疫情的影响,目前北京地区所有大型国际教育择校展全部取消。截至目前,已经有40多家国际学校开始通过抖音等平台进行线上招生说明会。 3月2日早上9点半,北京市中芯学校执行校董周宪明开启了他的第一场线上直播。

  据不完全统计,在北京100所国际学校中,其中约有40%的学校已开始启动“云招生”工作计划,也有超过40位国际学校校长和招生官借助不同的垂直新媒体平台,通过100多场在线直播分享的方式走上了“主播台”。有的学校还会搭配“线上营销”,通过VR和短视频的形式来展示自己学校的软硬件实力。

  事实上,在国际学校卖力招生的背后,不仅是疫情带来的招生节奏被打乱,还伴随着“公民同招”政策出台后的市场环境变化。

  2019年3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民办、公办中小学同步招生,民办中小学免试入学。业内人士指出,以前选择民办学校尤其是国际学校的家长,都会同时也在公立学校报名,如果国际学校上不了,至少还会有公立学校“托底”,而现在“公民同招”之后,很多家长为了求稳还是会选择公立学校,国际学校的招生便出现很大的分流。

  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国际学校都受到疫情的影响产生了招生压力。许多知名的国际学校暂时没有走上线上直播招生的平台。“我们70%的生源会优先来自我们下属的国际幼儿园,剩下的30%生源来自外部招生。”北京某知名国际学校招生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北京一些知名的国际学校早在去年11-12月就完成了大部分的新年度招生工作。“国际学校在线”执行董事谢源晖谈道,对于具备K12完整体系的老牌国际学校来说,可以通过内部升学获得生源,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唯一的影响是优质生源的选择空间减小了,比如以前可能是20中选一,今年可能变为15中选一。”谢源晖强调:“受影响比较大的将会是品牌影响力较弱以及新建的国际学校,疫情给它们带来的考验可能非常严峻。”

  双向选择难“速配”

  谢源晖认为,从绝对数字来说,线上招生的成本确实要比线下低,但是在效果上依然无法与线下形式的转化率相比较。“线上择校在今年的大量兴起,是疫情下的无奈之举。线上形式无法为家长提供与学校进行详细的面对面沟通的机会,也不能让家长真正体会到学校的硬件设施、师资力量和教学理念等,从投入和产出比来说并不划算。”

  不管国际学校通过VR、短视频还是直播等花式手段来吸引家长,想要家长拍板做下这个“百万”投资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种双向选择的过程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51上私立创始人辛欣表示,“选学校不是买房子买包包。买了房子不喜欢,大不了两年以后卖掉。而选了不合适的学校,耽误了孩子的时间却是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家长们一般不会仅仅凭着网络咨询、看几张学校照片或令人头晕的VR就匆匆下结论”。

  辛欣强调,网络咨询只能是特殊阶段的特殊补充形式,不可能成为招生的主流。当疫情结束后,参观了校园、明确了课程体系、见识了老师的风采后,家长们的选择才有可能会踏实。

  offer后的新考题

  对于家长来说,择校期间的功课做得越多,子女日后的求学之路就会越顺遂。比如说有的国际学校代表美式教学理念,校风管理崇尚自由发展;有的国际学校是半军事化管理,比公立学校管理还要严格。

  辛欣谈道,很多国际学校的招生KPI不是考核招生数量,而是招到适合自己学校的学生。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国际部家长马女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谈道,国际学校的课程设置各不相同,但她会结合自身家庭状况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学校,不会去盲目迷信什么行业排名。“我们选择去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就是因为它有寄宿制的班级,也选择了双轨制课程,孩子可以参加高考或出国留学。我们需要多观察孩子的学习状态,再做最终选择。”

  谢源晖谈道,现在每家国际学校都有自己的办学特色,家长最为重视的参考指标依然是学校的师资水平、课程体系、名校录取率等。“疫情虽然对国际学校的教学和管理提出新的挑战,但对招生结果起决定作用的是学校自身的内功。”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