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微信群

南极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南极洲 > 拖运南极洲冰山解决淡水危机

拖运南极洲冰山解决淡水危机

  斯隆生于赞比亚,常在家乡的江河湖泊中嬉戏。他10岁左右举家迁至南非德班附近的一座小镇,开始航海,发现自己喜欢在暴风雨的大海中航行。高中毕业后他跟随商船队服完兵役,然后用10年时间成为船长,管理油轮、货轮,拖运钻井平台。从此他进入海上打捞的辛苦行业。在这个行业,打捞成功的团队获得遇难船只估计价值的7.5%-10%作为报酬,通常高达数百万美元。

  今年上半年斯隆在开普敦和家人住在一起,但始终为雇主、总部设在佛罗里达州的全球打捞公司Resolve Marine Group待命。拖拉冰山是斯隆的副业,他延揽了业内大名鼎鼎的人才。第一个是法国工程师Georges Mougin,费萨尔王子曾让他担任自己公司Iceberg Towing International的CEO。Mougin现年91岁,40多年来多数时间用于探索拖拉冰山的技术和材料。其次是1993 – 2005年担任挪威极地研究所(Norwegian Polar Institute)主任、现年77岁的Olav Orheim,他拖拉的冰山也许比任何人都多。

  斯隆的团队与挪威、南非大学的海洋学家、工程师及政府附属机构合作,开始制定方案,很快吸引媒体报道。斯隆称,“很不幸第一篇报道在4月1日刊出,人们以为是个愚人节笑话。”斯隆的队伍只关注南极洲的冰山,这些冰山从巨大的海底大陆架断裂,从南极大陆绵延开来,通常比北冰洋的冰山大数百倍。大冰山几乎总是呈扁平状,因而更加稳定。相比之下,北冰洋的冰山大多数来自格陵兰岛的陡峭冰川,形状通常很不规则,内部有很多脆弱点,容易断裂或翻转。

  斯隆的队伍将利用卫星数据确定大小形状合适、途经南极洲与开普敦中途戈夫岛的冰山,该岛距离斯隆的最终目的地还有2500多公里(每天一般出现三四座理想的冰山。)然后他们将利用声呐和雷达扫描实地考察冰山,以确定其具体大小,检查是否存在结构缺陷。如果看起来都不错,那么团队将安排两艘拖船,用由直径约13厘米的超级材料大力马线(Dyneema)绳组成的大网环绕冰山。和金属缆绳不同,大力马线在水中悬浮,且强度更大,更适合低温、磨损大和张力大的环境。大网耗资约2500万美元,展开长逾三公里,高约18米,像一根皮带捆住冰山的腰部。冰山水下部分可达70层楼高。

  这一切都要在风高浪急的情况下完成,风速可达130公里/小时。斯隆称,“这是全世界最恶劣的海洋环境,人们除非迫不得已是不会到此地的。”大网安装完毕后,冰川便被系上相隔约一两公里的两艘巨型油轮。之后油轮仍将保持约300米的距离,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油轮将由拖船牵引,因为在如此低的速度下它们几乎无法转向。行动需由伦敦劳埃德保险公司保险,以免冰山中途分裂,在其他船只的航路上留下危险的碎冰。

  斯隆团队的目标是顺着南极洲环流东行,然后在戈夫岛附近伺机全力转向本吉拉洋流,这股洋流将推动冰山北上至南非西海岸。斯隆打趣道,“如果碰上不合适的洋流,我们就得联系澳大利亚,问他们是否想买冰山。”

  斯隆称,拖拉冰山的速度堪称龟速,整个航程估计要八九十天。预计拖运过程中冰山每一边将融化0.05米-0.1米,到达时体积将减少约8%,但某些因素(尤其是风暴)可能加大对冰山水位线的侵蚀。冰山最终到达开普敦西北部,停泊在冰冷、缓慢流动的班吉拉洋流中,距离海岸约40公里。斯隆的团队将用1000吨的系泊设备固定冰山,用800吨重的土工布包住冰山的水下部分以降低波浪冲击和防止进一步融化。

  为了利用冰山水,斯隆团队将通过驳船把土方设备(包括研磨机械)运到冰山处,利用这些设备挖一个浅坑,加快冰山的融化。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5亿升冰水混合物,泵入一队集装箱船队运走。冰水混合物上岸后输入临时管道系统与市政供水混合。斯隆认为冰山可供应开普敦一年的用水,然后变得不稳定而分裂。斯隆称,当冰山体积减小到原体积的30%时可能会分裂。

  在尝试拖运冰山之前,斯隆团队需要几个月时间进行环评。一个问题在于,在非洲海岸停泊一座冰山将造成何种影响。开普敦大学海洋学教授Marcello Vichi称,“我们不清楚对这一地区气候、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我们得进行大量研究,但这需要资金和时间。”上个月加入斯隆团队的马萨诸塞州海洋学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专家康德恩(Alan Condron)将在几个月内开始建模研究冰山对环境的影响。康德恩还计划建模冰山融化速度和各种运输路径。

  成本也许是最大的障碍。斯隆称南极冰川水的成本是输送地表水的三倍。开普敦政府内的反对者称成本还会高得多。市政委员会委员Xanthea Limberg称,“该方案不适合开普敦,既复杂又充满风险,而且预计成本极高。”其他一些官员则称,全球淡水危机愈演愈烈,南非人口大爆炸及气候变化的影响要求开辟传统水资源以外的水源。

  斯隆为Southern Ice Project投入了逾10万美元自有资金。他说,“如果10年前别人问我,我可能会说这太疯狂了,不过现在时机正好。”斯隆指出,开普敦是拖运冰山的最方便目的地,因为它相对靠近南极且本吉拉洋流途经此地。不过斯隆认为,最终南极冰山可拖运到澳大利亚珀斯和智利圣地亚哥,“如果能够运到开普敦,就能够运到纳米比亚甚至安哥拉。”(来源:商业周刊 出处:新浪 柠楠/编译)

2页 上一页  [1] [2]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