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微信群

产业

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 > 产业 > 月薪过万缺口百万 “游戏人生”召唤电竞职业化升级

月薪过万缺口百万 “游戏人生”召唤电竞职业化升级

  电竞闪金光:月薪过万缺口百万,“游戏人生”召唤职业化升级

  职业电竞是“青春饭”。当运动生涯结束后,缺乏选手良性发展路径和上升渠道,也是人才畏惧“入圈”的重要原因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开展首日,iG战队空降网鱼网咖展台,让现场粉丝兴奋不已。台下被围得水泄不通,适值iG战队成立八周年,全场粉丝都在高呼“iG加油”,气氛高涨。如同娱乐明星一般,粉丝们纷纷向自己崇拜的电竞大神索要签名和合影。而在线上直播间,粉丝们也在为战队打CALL,祝福霸屏。

  一台电脑、一个鼠标、一个耳机,不停操作键盘,在上一代人眼中“不学无术”的“游戏迷”,如今变身“电竞职业选手”,年收入动辄上百万元。不管你是否能够理解电竞,这个产业已经从青年亚文化走入大众视野。伴随首批电竞注册运动员证书的颁发,电竞选手终于有了和传统运动员一样的身份和职业保障。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援引大唐文娱的行业调研显示,86%电子竞技员从业者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1-3倍,电子竞技员薪资普遍高于当地平均薪资。

  根据我国第三方机构的数据统计,2018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为940.5亿元,预计2020年超过1350亿元;从电子竞技用户规模方面来看,预计2020年达到4.3亿。中国电子竞技市场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和最有潜力的市场。

  “请叫我职业运动员”

  2018年11月,上海在全国率先推出电竞运动员注册制。2019年6月,上海出台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健康发展20条意见。在“电竞20条”推出一个半月之后,上海电竞运动员注册管理平台正式启动,首批电竞运动员名单公布。炉石传说、魔兽争霸3、英雄联盟等7个项目共16家俱乐部85名选手成为上海首批电竞注册运动员。

  “玩游戏的”成为运动员,意味着电竞向产业化又迈进了一步。除了必须年满十八周岁,要有与职业电竞俱乐部签署的聘用合同之外,成为注册运动员后,还可以参加优秀电竞员评选和表彰,并有望在未来享受落户、住房甚至税收优惠。

  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副会长朱沁沁认为,运动员身份对电竞选手父母和家庭的影响可能更大。就在几年前,年轻人第一次从事电竞行业,父母往往比本人还要担心,现如今大型比赛现场,常常会看到职业选手的父母在台下加油助威。

  “其实和传统的运动员踢足球打篮球一样,我们是在电脑上进行竞技罢了,没什么差别。”龙之队电竞队员Fiveking曾告诉第一财经,“接受是需要时间的。一开始父母也不了解电竞是什么行业,但通过网络和线下的各种接触,父母现在都支持我们的工作。”

  而另一名队员Roshan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后,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在他看来以往父母会避开“孩子爱玩游戏”这个话题,但如今过年家庭聚餐,电竞也成为一个话题。

  和外界看到的光鲜不同,成为电竞职业选手是一条异常艰难的道路。“外界大多数人看到的永远只是表面,很多选手都淹没在途中,是没有看到的,包括我们每个人的经历也是如此。”一位来自Wings电竞俱乐部的选手告诉第一财经。

电竞选手的“游戏人生

  一夜暴富、一战成名,也可能在亿万拥趸捧杀下,一举崩溃,一落千丈。电竞选手的“游戏人生”格外热血。

  与一般性网络游戏不同,作为一项利用电子设备为运动器械进行智力对抗的运动,电竞强调公平性和技巧性,除了个人技能、操作能力训练(每分钟操作数、学习高端操作释放原理等)之外,更需要具备战术执行力和团队配合能力,背后是超乎想象的训练强度。

  与大众认知“闲来无事、玩玩游戏”不同,上海龙之队经理Van曾向记者描述了职业电竞选手的生活日常:队员每天要训练12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整个休赛季也只有10天左右的时间。而一场比赛常常要进行三四个小时,气氛高度紧张。即使队员们一眼望去都是90后、00后,但腰肌劳损、颈椎疼痛是业内常见的职业病。

  “每天12点起床,2点训练,训练七八个小时,直播3个小时。”iG战队徐志雷告诉记者。他清楚地记得,刚开始打职业电竞的时候,在上海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000元,不包吃喝,“基本是很困难的,吃得比较素一点或少一点。在2008年的时候,也只能说很艰难勉强地维持生活;到2010年拿到10个冠军,大概有5万元的积蓄;2010年之后,就觉得电竞可以维持生计,近年电竞的环境越来越好。”徐志雷回忆。

  与大多数电竞选手的成长经历一样,更多压力来自于家人的不理解和偏见,在2007年打半职业赛的时候,徐志雷坦言自己算是“离家出走”过。让他欣慰的是,这几年父母开始慢慢接受了,周围亲戚家的小孩受到鼓动,也想要从事这一方面的工作。

  电竞在走向职业化、体育化的过程中,电竞选手的薪酬待遇和社会认知也在改善。

  以“守望先锋”赛事电竞选手为例,每个战队和选手会有一定的考核,年薪5万美元(约合35万元人民币)起步,还会给每位选手额外的健康保险和退休保障计划。除此之外,公司还会给队员提供免费的住宿及训练场所,赢得比赛之后可以分出50%的奖金给到战队,要知道一年一度的守望先锋联赛(OWL) S1的总奖金池为350万美元(约合2460万元人民币),且冠军队至少可以获得100万美元的奖金。

  200万人才缺口在哪?

  电竞职业选手只是电竞产业链中的一环,放眼整个电竞产业,人才短缺仍是一大难题。

  根据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目前只有不到15%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预测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

  200万人才缺口究竟缺在哪里?

  对此,电竞人才培训机构七煌原初学院校长应舜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大众对电竞的认知还停留在主播和职业选手这个层面,但他们只是电竞行业的冰山一角。从报告来看,高层次、高水平、高素质的电子竞技选手、电竞战队教练、电竞数据分析、电竞项目陪练等相关岗位需求迫切。

  同时电竞行业真正的人才不足,在于传统人才向电竞转化过程中的短缺。举办一场赛事背后需要上百人的团队,但团队未必都了解电竞,例如从广播媒体学校招聘一个赛事编导,常常对电竞一窍不通,没有办法执行一场赛事,这是人才缺口真正问题所在。

  “如果把所有人都当做执行工具的话,电竞不需要学历教育,但如果希望电竞行业可以长久发展,形成更高行业壁垒,光靠三五个月的培训是不够的,需要大量时间沉淀,电竞更需要学历教育。”应舜洁强调说。

相关信息: